新浦京官网
个人资料
申长荣
申长荣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28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申长荣 黑龙江宾县人,现居吉林珲春。
访客
新浦京官网
评论
新浦京官网
新浦京官网
(2016-09-10 19:48)

 




写作之外的另一个爱好是下象棋。

成年后,写作一度荒废。居住地一直在乡村,没有人玩儿棋,二十多年也很少摸了。这两年有了网络,又下的多了一些,去年矿上比赛,得了个第二,今年又蝉联了这个成绩,两次都输给了同一个人,他是珲春的好手之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6 06:02)
标签:

短篇小说

分类: 小说

猎雁——4月《作家》

 

2014年4月>> 金短篇

猎雁

申长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20 1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八扯

有些秋凉了,觉得太阳光格外的好。

在电脑跟前坐一会,挪身窗户台上趴一会儿,一点多了,得去做饭了,我是下午班。老板每天到家都五六点钟,无论倒什么班,我做晚饭。就礼拜天好,她休息,两顿都做。上帝创世时候,到第七天休息一天,这规矩留的挺好,我们家虽然只有她能享受,总也比一个都没有强。

老张在大门口停下摩托车,进院子了。这挺稀奇,我把他迎进屋坐炕沿上。这人我认得好多年了,在矿山上认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1 05:5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我出生的村子在一条狭长的山谷里面。山林、土地、茅草屋、菜园子、少许的禽畜,就构成了百十人口的小世界。这里古来已经很完整,贫穷却满足,单调却充实,似乎不再缺少什么。他们自己的语言足以控制自己的世界,不说和这小世界里实在生活无关的话。大家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就信什么。不止多少辈人成功地禁止了文字,保持着平静质朴。文字是一种奢侈,而奢侈品历来是活下去的死敌。纸是有用的,能糊窗户和墙。

  但文字后来还是入侵了。音像手段广泛应用之前,文化普及,书本先行。阅读,又是音像永远无法替代的一种主动的、纯个人的理解方式。书籍里对年轻的心最有感染力的就是文学。到16岁,我虽仍未涉足出生地15公里以外的地面,可白纸黑字,却以一种我前辈人们无法预想的神奇方式,对我进行着重塑。那些年里,我发疯地在那个贫瘠的环境里搜寻着有字的纸,也不能满足饥渴。于是,很自然的,英格兰荒原上,那个少年裘德的热梦,一百年后,在中国东北一个小山沟里又复制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去年8月参加萧红文学院的学习班,平生第一次参与文学活动。此前,将近三十年,我一直是一个独自的旁观角色。我最终争取成了行,短暂地伪装了一回知识分子,学习是一个目的,另一个长久的心愿是想见一些师友,我如愿见到了他们——这些日后再讲——同时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建祺即是其一。

说来有趣,整个学习期间,我只跟他说过一句话,一次我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见他从楼梯下来,我招呼了一句:“张建祺,你知道朱珊珊的电话吗?”他立即过来,埋头在手机上翻了半天说只有办公室的,他说了号码,我记在本子上——如此而已。之前和之后,除了在上课时候,他给我留下的记忆是多次在前面说到的楼梯的转角那里,他在墙角的一个白钢筒子跟前抽烟,我数次一个人或与别人一起从他背后经过,他脸向着窗子外,从没回过头。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带镜框的现代风格的画,画面上既像一朵花,也像一个女人的侧面:严格地说只是大半个女性身躯,因为缺少头颅。

直至学习班结业次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31 06:14)
分类: 小说

《山花》2012年第4期

 

一声不吭

申长荣

 

矿井下发生瓦斯燃烧,死了两个人。身为瓦斯员的老康为了逃避责任,趁乱连夜逃走了。这事儿大伙当个乐子说,好歹也把矿难的悲惨氛围冲淡了一些。

老康的搭伙老婆却来矿上要人,老板耐心地给她解释,事故当夜,康海平并没有下井当班,却躲在机修工屋里的铺上睡觉来着,这不光机修工一个人看见了,瓦斯着了以后,上面乱哄哄救援时,他当时也裹在人群里,矿长还手指着他大骂呢。出了这么大事故,他严重失职,是第一责任人,自己害怕跑了,我们还在找他。看他老婆刁蛮难缠,在矿部大嚷大闹,老板就叫人把矿长叫来了。矿长来了,显然是想息事宁人,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19 13: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发表于《岁月》——

 

              便 

                    申长荣

 

那天你吃完早饭过来的时候,老丁婆子的儿媳妇坐在店门口的大伞底下,嘴里一边咔吧咔吧嚼着江米条儿,一边够下身子伸手喂闹闹,闹闹闻闻,不稀罕吃,可能以前它吃过,嫌硬。老丁婆子的儿媳妇往空中抛江米条儿,闹闹高兴了,跑着张嘴接,不过就是乐意接,还是不稀罕吃,含在嘴里就吐地下了,老丁婆子的儿媳妇更高兴了,嘎嘎乐着扔得更高。

她和它玩得高兴,旁边你们看着也挺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05 05:3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在哈买了一本《百年孤独》。回家又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我第一次读到这书,正是十年以前。我从珲春图书馆借的。那时,我在井下听一个姓王的井长说,他从图书馆借书。我次日骑自行车进城找到那里,平生头一次进了图书馆,办理了借书证。按规定每人一次只可以借一本。一位大姐体谅我骑车几十里路来借书,特别准许我每次可以带回家三本。图书馆缺少经费,那时多年没有进新书了。我拿的三本是《太阳照常升起》,《死水微澜》,和《百年孤独》,都是少年时起我就思慕多年的。它们都很破旧,也真都是我少年那时的版本。

那本《百年孤独》挺有意思,前面翻的很脏,后半部分书页却是新鲜的,可见借的人很多,看完的人却少。正是闻名不如见,见了不如闻名。我把那本书规规矩矩(是不是不觉中略带着朝圣者的虔诚和卑微呐)看了两遍,当时也有些失望,从阅读的快感比较,不如之前我花两块钱在街边买的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次,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8-30 04:13)
标签:

杂谈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8-14 15:0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来了

说不清泪水的来由

把岁月用二十八年

为我

酿成的蜜

含在口中

 

第十二届作家班照片一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浦京官网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