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官网
订阅我的博客
什么是RSS?
微博秀
个人资料
向楠在线
向楠在线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72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向楠简介
  生于50年代。  
  曾插队、当兵、务工、经商,当过多年记者。
各种人生逐一经历,体验不同生命况味,最终以文字安抚心灵。
   著有《惊世救赎》、《看谁在线》、《女性个人奋斗报告》、《品味陶虹》等多部文学作品,另在《读者》、《意林》、《女子世界》、《百老汇》、《大众电影》、《大众电视》、《京华时报》、《电影报》、《燕赵晚报》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人物专访百万字。
 用宽容的耳朵聆听
 用善良的眼睛观察
 用真诚的心灵写作
 用乐观的姿态生活
我的书

惊世救赎——花山文艺出版社

纪实文学

看谁在线——北京现代出版社

网民纪实

中国女性个人奋斗报告——北京现代出版社

职场女性

品味陶虹——北京现代出版社

明星传记

风景
评论
新浦京官网
留言
新浦京官网
访客
新浦京官网
好友
新浦京官网
新浦京官网
(2020-06-28 12:55)

  

清晨在朋友圈中看到友人胡老师发文,“菖蒲是从《诗经》中长出来的植物,带着诗的特质,青翠了千年。端午,又见水菖蒲。”

图片中,一片青草中长着几根状若香肠的果子。

这是蒲棒呀。

我立即留言:“我现在垫在床上的褥子,就是用蒲棒做的。”

我第一次知道蒲棒这个词,是从姐姐口中。

作为一名兵团战士,她曾在乌梁素海边割过芦苇。她探家时,曾对我们几个小屁孩儿描述过海边的芦苇和蒲棒。说蒲棒可以做成被褥,比棉花还要松软。

我对这种实用的东西不感兴趣,我只记住了她夹在信中寄回来的七色花。至于她是不是真带回来了蒲棒并且做成了被褥,我没印象了。

没想到20年后,我却真得到了一床蒲棒做成的褥子。

那是京城一对慈祥有爱的夫妻吴伯伯和章阿姨送给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22 12:55)

  我常去的公园以月季花为主。树也是有的,但映入眼帘的多是海棠——仍然是花儿。

公园原本也不大,我每日都是循着园中铺好的石板路散步。

这个冬天因疫情的缘故居家隔离,体重飙升,这两天忽然就起了减肥的念头。

公园太小了,走一圈儿也不过几百步,健康步道上有步数标志显示着呢。于是弃了大路,钻进了靠近公园围墙处的小路。

这才发现公园其实也是有树的,有几棵苍松翠柏和高大的梧桐矗立着,将此地造出了森林的气势。

因离主路远,所以无人光顾,十分僻静。

树木遮住了太阳,林间凉风习习,我正享受着夏日里难得的舒爽惬意,突然远处视野中出现了一只鸟。

知道鸟们都怕受惊,我立刻止住了脚步。

我这是遇到喜鹊了吗?老百姓的说法,这叫出门见喜呢。

我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04 12:01)

  见我整天没完没了在朋友圈里发月季图,有朋友开玩笑问:“还没报完花名呢?”

“快了快了,这就报完了。”我回答。

其实,哪里就报完了?

自从搬家到这边后,我常到这家月季园散步,至今已有6年了。

最初看到门口的宣传栏上介绍说,这是一家月季主题公园,有品种500多种时,我被数字惊了一下。但真正走进去也并不以为奇,眼前看到的月季,不过是此处一片红,那处一片黄而已。再认真看看,也不过是有大和小的区别,大的直逼牡丹,小的犹如指甲盖。

也曾在每年五月邀请朋友们来月季园赏花,但看来看去也不过就是一簇簇月季而已。哪里还没有月季?这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有,人行道上更是种着一排排的月季,何必非要来月季园?

那时我的心思也并没有在月季上,总觉得有很多事情还要做,我还想更多地了解我的家乡,因此骑着我的宝马,穿行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31 16:05)

 自从开始用食材拼图以来,就常有朋友热心地发来网上看到的食材画,给我提供创作素材及灵感,比如刚收到的这幅画。

画中形象似驴又似马,让人一下联想到了那个非驴非马的典故。说的是汉宣帝时,西域龟兹国国王绛宾多次访问汉朝。因对汉朝文化特别喜欢,回国后就大力推广,而这与西域的传统习俗大相径庭,便被人们讥讽为似是而非,好像是驴马杂交的骡子。

这幅很卡通的食材画用的是葱头。恰好冰箱里有剩下的半个葱头,我当即就拿来拼画。

说是非驴非马,可我脑子里冒出来的全是关于驴的形象。

其实对于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是没什么机会见到驴的,我们在部队大院里见到更多的是马。你只听说过军马战马,难道有听说过军驴战驴吗?

但我们却人人都会唱一首儿歌《小毛驴》: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6 05:51)

  去公园赏牡丹。

整个春天,在公园,在朋友圈,看尽繁花。

想着看那牡丹不过又多一个品种而已。

不记得是不是看过牡丹,大概在40多年前的洛阳是看过的,但这种模糊的记忆已混淆在各种视频和美术作品中。

就真实地还原一下吧。

我要看的牡丹在石家庄长安公园的西北角。从北面过去要绕过一片安静的湖,再走过一段围墙。

在围墙尽头的路口,豁然出现了一片五彩纷呈的惊艳景观。

只见一朵又一朵脸盆般大小的牡丹,顶在一根根枝干上,令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吓一跳。

或者用向日葵来形容它的大小更准确。但向日葵的枝干很粗壮,个子又是高的,上下呼应,而且在人们印象中向日葵是固定的那种形象,也不以为奇。

而牡丹花的枝干是细的,仿佛撑不住那磨盘大的花,就更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4 17:59)

 

这两天脑海里老是回旋着《啊朋友再见》这支歌的旋律。

我们这代人没人不会唱这支歌,在南斯拉夫电影流行中国的年代,《桥》中的插曲迅速成了流行歌曲:

“那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那时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姑娘们用歌词来唱,小伙子用口哨来吹。

很长时间里,我像大家一样都以为这是一首南斯拉夫的歌,后来才知道是改编于意大利的民歌。

原歌曲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意大利游击队的歌曲《姑娘再见》。表现了意大利游击队员们告别家乡和心爱的姑娘,奔赴战场的心情,略带伤感的曲风中亦有着坚定和勇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7 16:14)

朋友圈里这些天都被春天霸占了,桃花红,玉兰白,天蓝草青,洋溢一派生机盎然,诱惑得人心里痒痒。

我们小区的管理,仍是上午两个小时允许出门。因为取快递,我下楼走到了门口。

看着天空的太阳明晃晃地耀眼,一个没忍住,撒开车把,就骑到了离我家单程半个小时的河边,拍了几朵粉面桃花。

比起之前对病毒的恐惧加之长久隔离而带来的压抑,人们心情逐渐放松。

国家机器要运转,老百姓要吃饭,所以工厂开工了,商店营业了,博物馆开门了,一些饭店也开始接受堂食了。

站在我家阳台,能看到路上已开始堵车,夜幕中红灯亮成了一条彩带,犹如霓虹。

恍惚觉得从前无忧无虑的好日子又回来了。

武汉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全国各地援鄂的医疗队员们开始分期分批返回家乡。让我们日夜牵肠挂肚,为之动容流泪的逆行天使们,终于可以好好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手机响了,是陌生号码。这个时间打给我的,除了快递小哥别无他人。

小哥说他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让我下楼取件。赶紧穿衣,戴手套,戴口罩……一系列疫情期间出门的标准流程操作后,我下楼到了门口。

小区管得严,不到十点钟是不让出门的。

我跟小哥又像地下党接头一样,隔着栅栏交接了包裹。

当我抱着这个来自丹顶鹤故乡的包裹往家走时,心情竟很兴奋。三步两步上楼回家,迫不及待用剪刀剪开盒子,只嫌胶带纸缠得太紧。

此时我真真正正理解了那些天天趴在网上购物的人。

都说这时代变化快,手机干掉了电脑,支付宝干掉了银行。

病毒突然来袭,让口罩上位干掉了猪肉,而全民禁足,又让从不屑网购的我摇身一变成了剁手族。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打败你的不是天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9 17:02)

 

冰箱里菜不多了,而垃圾也已五天未倒。所以,在先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后,我在规定可以出门的时间下楼倒垃圾,然后到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去。

菜市场的斜对面就是公园。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去过了。站在路口,脑子里转了个念,就跨过了马路奔公园而去。

之所以转念,只因昨天晚上看了一眼北京卫视的《向前一步》。

这是一档号称中国“首个公民课堂”的节目。旨在在个人和公共领域、城市公民与公共政策之间架起沟通桥梁。

昨天这期节目围绕疫情防控而做。我看了几分钟,大意就是疫情当前该不该户外锻炼?

代表公民一方的北京居民多为老年人,习惯了每日出门散步,且振振有词,说专家说过可以在空旷的地方进行锻炼。

专家一方则认为,现在是疫情防控紧要关头,连那些复工的人都是错峰上班,没事儿的居民不建议非得在这时候外出锻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6 11:22)

 

新冠肺炎爆发期间,全民禁足。于是许多新词诞生,或旧词翻新成为热词。比如网格员,再比如云XX。

今天要讲的这个词是“堂食”。

这可不是我“食堂”一词的笔误,确确实实就叫“堂食”。比如新闻里就每天都在讲,为了防止人群聚集,尽量避免堂食。也就是说不要去人多的食堂或者饭店吃饭,最好是打包带走。不方便打包的,也要采取高考式吃饭,一人一桌。

第一次听到电视里用这个词时,我愣了一下。反应了两秒钟,方知是指的食堂。

在中国,人们最熟悉的一种事物就是食堂了。

我们这代人,都经历过吃食堂的岁月。小时候吃食堂,插队了吃食堂,当兵时吃食堂,到工厂仍然吃食堂。好多双职工家的孩子,干脆就是被食堂的饭养大的。

作为单位给职工的一项福利,食堂在公有制社会存在了几十年。大跃进时,连农民吃饭都不要钱了,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浦京官网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