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官网
个人资料
不浪斋
不浪斋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392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新浦京官网
正文 字体大小: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怀念林迪生伯伯

(2020-01-05 19:59:22)
标签:

杂谈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怀念林迪生伯伯

林迪生伯伯


1997年2月23日11时14分,林迪生伯伯没有实现自己最后的宿愿,遗憾地闭上了双目,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位台州籍革命老先辈、著名教育家终于走完了近一个世纪漫长的人生道路。在北京西单大木仓胡同的教育部宿舍,他极其简陋的寝室里,四壁空空,没有一套像样的家具,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没有一身像样的衣服。但在他七十余年革命生涯里,却给我们后辈留下的无数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拾不尽、拣不完的。

噩耗传来,我非常悲痛,夜不能眠。记得四十年前的夏天,我刚从家乡临海来到兰州。家父带我从十里店的西北师大去天水路的兰州大学他的寓所,第一次见到了心仪已久的林伯伯。他当时五十七八岁光景,笑容可掬,目光极具穿透力。这位长者,身着洗得发白的灰布中山装,脚穿半新不旧的黑布鞋。任凭我怎样设想,也无法与名牌大学校长这样的地位挂上钩。他操一口浓重的台州乡音问我:“一路感觉怎么样?”我照直说:“路途时间长,转车多,真有点受不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还叫‘无畏’呢!这么点累就‘可畏’了,将来怎样生活、学习、工作?到了西北,你才会懂得什么是一穷二白。这里的农民一没有水喝,二没有粮吃,三没有衣穿。解放后,尽管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可比起江南来,还相差悬殊。你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啊!”

那时候我才十七岁不到,未谙世事,还不懂得什么是吃苦。后来我才知道,林伯伯早在大革命时期,为了广大民众的幸福,毅然离开了舒适的地主家庭,自找苦吃,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他冒着生命危险,在上海浙江一带坚持艰苦卓绝的地下斗争。后来去日本留学,因参加秘密革命活动,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经受了各种残酷的磨难。回国后,他还创办了泗淋小学和晓村小学,为农村孩子的就学打开了方便之门。1936年,他历尽千辛万苦,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在宝塔山下,延水河边,他带领鲁迅师范学校和延安大学中学部的师生,一面学习革命道理,一面抡镢头、挖窑洞、种庄稼、纺线线,培养了一大批国家栋梁之材。因此,林伯伯成为解放区享有盛誉的教育家。

全国解放初期,林伯伯先后担任了西北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副部长和兰州大学校长的职务。他身处高位,仍保持着艰苦奋斗的延安作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动员兰大师生员工利用休息时间,参加义务劳动,将学校从萃英门搬迁到天水路。兰州大学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在这个过程中,他身先士卒,带头挖土抬筐,挥汗如雨,硬是从高低不平、荆棘丛生的坟场里开辟出六七百亩的校园来。他和伯母陈楚平都是高级干部,每月工资600多元,在当时的确不是一个小数字。可是他平日里吃的是粗粮素菜,穿的是布衣布鞋,上街挤公共汽车,完全过着普通百姓的生活。以至于许多刚来校的新生,将他误认为校工;待到校长上台讲话,他们才恍然大悟。我曾亲眼看到林伯伯自己动手洗衣服、补破袄,用餐时连菜汤都要喝尽,剩下的酱油醋都舍不得倒掉,下顿还继续食用。小孙女不小心将饭粒落到地板上,都让她拾起吃掉。有一年十一月初,我来到林伯伯的住处,恰巧他上北京出公差去了。伯母让我住在他老人家的卧室里。他的被子和床单都洗得很干净,但铺在木板床上用过多年的褥子却已发硬。当时兰州供暖还要等到十一月中旬。半夜里我被冻醒,伯母从柜子里抱来了伯伯在延安时用过的灰布老羊皮大衣,盖在被子上御寒。我仔细一看,还打着许多补丁。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怀念林迪生伯伯

林迪生与陈楚平(时任兰州医学院党委书记)合影  摄于1956年


有一次,我当着两位老人家的面问道:“你们为什么把自己抠得那么紧?过去你们为革命吃了那么多的苦,现在全国解放了,也该改善改善才是。”伯母原先是邓颖超的秘书。她回答很坦然:“周总理不也是这样过日子的吗?他能行,我们怎么不行!”林伯伯笑着说:“吃苦是个宝!要是让我成天吃大菜、喝名酒、穿毛料,和广大群众拉开距离,他们能理睬我吗?”

这一下子,我才明白了。怪不得林伯伯平素最爱去的地方是师生寝室。他每到一处,就嘘寒问暖,搞调查研究,丝毫没有领导的架子。师生也乐意掏心里话,主动跟他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他非常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兰州夏天比较凉快,瓜果种类繁多,品质上乘。林伯伯就利用这个机会,邀请许多国内外享用盛名的专家学者来兰州大学讲学。那时候没有公费请客一说,林伯伯经常自掏腰包,设便宴为他们洗尘;令这些学术界巨子惊叹不已,传为佳话。他实事求是,作风正派,平易近人,办事公道,深受广大群众的爱戴和景仰。就是他这种平凡而崇高的人格力量,吸引了一大批著名学者,来到物质条件比较艰苦的兰州大学工作,使这所地处黄土高原的普通高校迅速崛起,成为独树一帜的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

记得三年kn时期,林伯伯主动放弃优厚的物质待遇,下学生食堂与大家一起吃柳树叶、咽苦苦菜。因此,他得了浮肿病和慢性肝炎,以后发展成为肝硬化。他咬咬牙,硬是挺了过来。林伯伯心里装的是广大师生,唯独没有他自己。“s年dl时,他被打成“zz派”、“jjjj分子”、“叛徒”、“黑保护伞”达八年之久,精神肉体所受到的折磨无以复加。在“牛棚”里,造反派将他打得头破血流,连上厕所都蹲不下身子。到了这个程度,林伯伯还丝毫没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却对身边的人说:“我再也不能为人民服务了!”

林伯伯向来把钱看得很轻。“s年dl时,他的大部分工资被冻结。以后落实政策,组织上一次性给他补发了一万多元。林伯伯二话没说,将这些钱全部交了党费。平时化钱时,对自己非常“吝啬”;资助别人却十分大度,毫不迟疑。他这一辈子不知拿出多少金钱,帮助过各种各样需要帮助的人们,也许是一本连他自己也无法算清的“无头账”。他认为,最先应伸出热情双手的是那些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遗孤。1941年元月,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副军长项英不幸牺牲。林伯伯在延安听到这一消息,非常悲痛,当即决定收留这位烈士的女儿;并派人秘密将她送往家乡,让亲属抚养。解放后,他将省吃俭用余下的工资,帮助过许多农村贫困孩子读书,有的一直到大学毕业为止。他不需要这些穷子弟有狭隘的报恩思想,只要求他们读书时,每学期能寄来一张满意的成绩单;工作后,能好好地为人民服务。他也曾寄钱给三门泗淋小学、临海晓村小学,帮助他们改善办学条件,更好地培养有用的建设人才,为祖国现代化作出贡献。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实施希望工程,号召公众资助农村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林伯伯作为我国老一代的教育家,以他非凡的远见卓识,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实施他的“希望工程”了。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林伯伯一家都调到了北京。林伯伯担任了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的职务。他不顾耄耋之年,走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曾六次回到台州家乡,深入台州师专、台州党校、临海师范、台州中学、回浦中学、泗淋小学、晓村小学等十几个基层单位,搞调查研究,为教育界的拨乱反正、为教育科学研究工作的恢复和发展、为繁荣家乡的教育事业,作出了自己重要的贡献。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怀念林迪生伯伯


 林伯伯来临海师范

 

这位教师出身的革命老先辈,向来有个“三不政策”。即不住高级宾馆,不吃请,不受礼。真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林伯伯平生最深恶痛绝的是以权谋私。对于他的亲属,更是从严要求,不徇私情。一旦发现问题,他便会大义灭亲,毫不手软。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他的一个小辈在兰州八中搞总务工作。以后,该校领导向林伯伯反映他的小辈有经济问题。经核实后,林伯伯勃然大怒,马上叫来小辈训斥道:“你混帐!你化钱可向我要。为什么贪污公家的钞票!?”当即一巴掌,就将这个小辈打回了老家。他气愤已极,一下子失去了温文尔雅的常态。

这些年来,林伯伯十分重视新形势下的反腐倡廉,并将它上升到巩固政权的原则高度去认识。1991年春天,林伯伯再一次来到临海。这位正部级的离休干部竟住在台州党校的一个办公室里。他让我将唐代诗人杜牧《阿房宫赋》的最后一段抄给他。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说:“‘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而内部的主要问题就是腐败问题。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好,就要亡d亡g啊!”他老人家一回到北京,便将杜牧的这一段文字写成条幅,张贴在书房的墙上,作为座右铭,时时告诫自己和别人,一定要解决好这一生死存亡的大事。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怀念林迪生伯伯林伯伯石像


1992年5月,林伯伯最后一次来到家乡。他在台州医院对我说:“我已九十岁了,算是有福气的人了!但我不可能看到台湾回到祖国的那一天。我最后的心愿是看到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到那时,我就死而无憾了!”前几年,谢天谢地,他老人家都平平安安地度过了。1997年元旦,新年钟声刚敲响,我就拨通了长途电话,询问这位九十五岁高龄老人的健康状况,回答是令人满意的。我心上这块悬着的石头将要落地了,因为1997年都盼到了,难道还盼不到这短短的180天以后的历史性时刻吗?万万没想到,就在离香港回归还差127天的日子里,林伯伯却突发上呼吸道感染,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我责问上苍:“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悭吝啊!就连这么几天都不给,竟无法满足这位世纪老人的唯一愿望!”

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在他的《咏二疏》中唱道:“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人总有一死,但林伯伯那种时时处处为国为民着想的高尚道德风范是永远不死的。它随着时光的消逝,必将更加发扬光大!

敬爱的林迪生伯伯,您安息吧!

                                                                                 《台州日报》 1997年3月29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临海梅园
后一篇:赠老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临海梅园
    后一篇 >赠老荆
      

    新浦京官网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