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浦京官网
个人资料
不浪斋
不浪斋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392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新浦京官网
正文 字体大小:

幻由人生的叙说

(2019-01-01 10:16:24)
 

        幻由人生的叙说

     

      《画壁》系《聊斋志异》中的一则。说的是朱姓孝廉在一兰若中观看壁画,被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的天女所迷,便入画中,干起苟且之事。后闹出一场虚惊,遂飘忽下画图,而壁中天女“螺髻翘然,不复垂髫矣”。同伴问其故,寺中和尚答道:“幻由人生,老僧何能解?”故事发展的随意性和神秘感正是幻由人生的奥妙所在。笔者认定,这本“自鸣天籁,不择好音”的志怪小说集,大抵是幻由人生的叙说。要是情节发展皆平淡无奇、波澜不惊,小说还有哪位读者打眼?

        人生轨迹无法预料,算命问卦便应运而生。《续黄粱》中星者以“二十年太平宰相”许诺曾孝廉。这位孝廉在梦中坐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便作威作福、强夺豪取、近奸远贤、草菅人命。然而,随之付出的惨痛代价,可与宰辅任上的穷奢极欲等量齐观。龙图学士一纸上疏,令其下台。先是抄没家产,充云南军;后路遇强梁,遭杀身之祸;旋下油锅,上刀山,投生为女,受尽各种凌辱。祸兮福兮,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曾孝廉做罢先甜后苦的黄粱续梦后,台阁之想烟消云散。于是入山学道,不知所终。由此看来,星者姑且言之,众人不妨姑妄听之。真可谓,“二十年太平宰相”不太平啊!

  《梦狼》一则主角不是狼,而是任知县的贪官白甲。官府系虎狼当道、鱼肉百姓的场所,自然非常切题。文章从其父梦幻起笔。在一场权利纷争中,白甲门牙被人敲掉。有意思的是梦幻成真。当时他刚好通过贿赂当权者,成了被举荐的首选人物。其弟闻讯赶来劝阻。白甲坦言,官场的诀窍在于生杀大权,全由上司掌握,而不在百姓手里。上司喜欢,就是好官;光爱百姓,怎能讨上司的喜欢呢?白甲死于非命,虽得以复生,但眼睛只能看自己的后背,再不能算作是一个正常的人了这则故事,虽则是写于三百年前,方今读来仍有振聋发聩之感。贪污腐败,贿赂成风,原来与“黜陟之权”在上而不在下大有关系。

        在封建社会里,天下乌鸦一般黑。冒出几个为民请命的清官,似乎东方曙光显现。《席方平》的主人公为秉性憨直的父亲讨回公道,去阴曹地府打官司。在贪赃枉法、上下勾结、滥施刑罚、软硬兼施的郡司、城隍、阎王面前,不但正义不能伸张,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阴曹之昧暗,尤甚于阳间”。幸遇护民的二郎神,被席方平忠孝所动,秉公执法,冤案才得以昭雪。于是席家良沃遍野,人寿年丰。除此之外,《一员官》中刚正不阿的济南同知吴公、《老龙船户》中宵旰办案的朱巡抚、《冤狱》中显圣擒凶的关公等等无不是救世清官。然而,几千年的官场黑暗依旧。即使改朝换代,也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呜呼,康熙岁贡生蒲松龄的清官情结,无论如何是解不开了。

        长相是爹妈给的,本与思想行为无干。以貌取人,不仅是相亲的第一眼;就连社交场合,猥琐者往往不屑一顾。如果备受赞赏,其人媸皮必裹妍骨,善行有口皆碑。书生朱尔旦秉性憨厚,受文友怂恿,从十王殿里背来绿面赤须的判官木雕。他人见之,毛发森竖。唯独朱某招待备至,情投意合,遂成莫逆。嗣后,判官有求必应。为其换心,文思大进,榜上题名;甚至移花接木,朱妻一夜之间变为画中美人,却招致意想不到的麻烦。判官尽力为其开脱,逐一化险为夷。容貌丑陋者,往往得不到应有的人文关怀;一旦待之以礼,便感激涕零,生死相随,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陆判》之所以令读者手不释卷,乃是知己难得,金石为开。况且是个木偶判官,还是打官司的行家里手呢。

         《种梨》按理应是种植过程的叙述,实际却是卖梨开头,不同凡响。有破巾絮衣的道士,求乞于前。货梨者不予理睬,且怒且斥。有雇工不忍,遂出钱代购。道士云:“出家人不解吝惜。我有佳梨,请出供客。”于是食梨吐核,植于道旁,沃以沸水。见萌芽出土,俄而枝叶扶苏,着花挂果。道士摘梨遍赐,顷刻向尽。初,货梨者被作法所吸引,观望竟忘其业。待道士离开,反顾售梨空空如也,方悟道士赐梨皆己物。此乃神来之笔,妙手偶得。民间谚语“识偷不识讨”,可用于货梨者蒲公推而广之曰:“诸如此类,正不胜道,蠢尔乡人,又何足怪!”

        在科举时代,读书人皆为中式而奋斗终生。老翁与少年一同上递闱墨,司空见惯。有淮阳叶生者,文章词赋,冠绝当时。按常例,榜上题名,囊中取物耳。然命途多舛,屡困场屋;却被地方官丁乘鹤借重,引为知己。相期考满入都,携与俱北。不料叶生命丧黄泉,却魂随丁公,且力辅其子中亚魁,又捷南宫,授部中主政。后叶魂入北闱,竟中举人。衣锦还乡时,终被妻室识破,以至大恸悲哭。“文章憎命达”。如叶生怀才不遇者,不知有几何;能被从政者赏识,凤毛麟角而已。异史氏曰:“天下之昂藏沦落,如叶生者,亦复不少。”蒲松龄作《叶生》篇,岂非夫子自喻乎?

        文章本有优劣,但品评上下,天差地远。只因衡量者眼力不齐,嗜好各别;即使标准详尽,但执行难乎其难。蒲翁十九岁时,获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以后屡遭挫折。《司文郎》最重要的情节是那位有特异功能的盲僧人,凭借嗅觉判定几个读书人文章的等第。他的牢骚最令人叫绝:“仆虽盲于目,而不盲于鼻。今帘中人并鼻亦盲矣!” 这也是蒲翁对考试官一窍不通的辛辣讥讽。《贾奉雉》写主人公屡次应试不中。一次,他故意集落选卷子中纰漏不堪的句子,连缀成文,竟然以此中式。现时中高考的作文,无论是出题还是改卷,虽则层层把关,仍是漏洞百出,不胜枚举。

        邪不压正,大抵如此。《妖术》中的于公力能扛鼎。一日路遇卜者,自言能决人生死。起卦后愕然曰:“君三日当死,然有术能解。” 于公思量,生死已定,术焉能解?便不予理睬。卜者为神其术,届时以纸人、土偶、木偶相继攻击于公。来势汹汹,貌似强大。但在武艺高超的于公面前,原形一一毕露,纷纷败下阵来。古人迷信成风。蒲翁在信与不信之间。此番属后者。他宣称:“尝谓买卜为一痴。世之讲此道而不爽于生死者几人?”清代白莲教常以妖术惑众。如果它甚嚣尘上,终成大器,人类哪有安定可言?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子,不语怪力乱神。况且当今世界,崇尚民主科学,势不可挡。几个跳梁小丑,妄图扭转乾坤,妖术的可耻下场,便是最好的明证。

         《促织》是一则由大内引发的故事。明宣宗沉迷蟋蟀之戏。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各地官吏,责令逐级上供佳虫。有成名者,为人迂讷,担当里正差事。他不敢勒索百姓,只好求神问卜,亲自动手。费尽心机,觅得一头,却被小儿扑毙。其人万般无奈,丧魂落魄;又闻爱子跳井,悲痛欲绝。安知促织死而复生,试与他虫相搏,无所不胜。皇帝大悦,遍赏上下。后岁余,小儿复苏,自言身化促织。不久,成名富埓世家。话说常人玩物则丧志,皇帝玩物则丧国。史称唐僖宗醉心斗鸡蹴鞠,宋徽宗酷爱书法绘画,李后主嗜好声色诗词。皆因玩物,造成江山易主,祖业不保,百姓遭殃。蛐蛐本是区区小虫,只因皇上喜欢,举国跟风,所造成的灾难,万不可等闲视之。单就成名而言,若非神力相助,家破人亡早已成定局矣。

         《聊斋》篇幅最大的莫过于书生的艳遇,总与聪明伶俐、通晓人性的狐仙相关。王子服之于婴宁,一见钟情。“个儿郎目灼灼似贼!”从对方口中道出爱情的渴望,内中又有姑娘对小伙的好奇与好感的纠结。表兄的信口开河,痴男由此竟找到心上人的所在。臆想与现实的出奇吻合,只有在幻由人生中出彩。当王生言及夫妇之爱,为“夜共枕席耳”。婴宁不得妙道云:“我不惯与生人睡。”且告母“大哥欲我共寝。”还有哪位异性,能不喜欢此类清纯的少女?而众狐仙除了貌美外,总有撩人之处:如《香玉》的无限相思,如《葛巾》的异香欲酥,如《连琐》以诗词传情,如《绿衣女》以度曲销魂,如《狐谐》笑料里的智慧,如《小谢》戏闹中的关照……诸如此类,比比皆是。场场发生在书斋里的人狐之恋,不是形影相吊的空穴来风,抑或孤苦伶仃的异想天开?想必与压抑的本性不无相干。

        也有“能以精诚致魂魄”者。粤西孙子楚即是。他手生枝指,性迂讷,居鳏。偏偏瞅中大贾绝色之女阿宝。在地位悬殊的情感博弈中,他以斧自断其指,大痛彻心,血流如注。随之灵魂出窍,与阿宝形影相随。直至招魂抵户,方才醒悟。浴佛节时,子楚路遇阿宝,凝睇不转,冥然绝食。遂魂入鹦鹉,直飞阿宝住所。女大为动容:“君能复为人,当誓死相从。” 一对痴男情女,终成眷属。文章至此,本应见好即收。安知作者自认他们功德尚未圆满。于是画蛇添足,续写子楚抱病身亡,阿宝立刻投缳自尽。因此感动冥王,夫妻再生。岁值大比,子楚神授,以是抡魁。后举进士,名扬天下。皇上亦召见阿宝,赏赉有加。传奇至此,已落入俗套。更有孙子楚系行为主体,小说却以《阿宝》命名,百思不得其解。

        文学作品中,三角恋爱曲折纷呈,催人泪下,鲜有不以悲剧作结的。《宦娘》篇却反其道而行之。温如春系没落世家之子,少癖嗜琴。后遇布衲道人悉心指导,技艺突飞猛进,大有轻风徐来、百鸟争鸣之慨。先为女鬼宦娘赏识,奈何身为异物,无法相伴衣衾。为酬谢如春的授琴之恩,促成与部郎小姐良工的美好姻缘,宦娘不惜伪造绣鞋俚词,干扰良工父亲,作出错误判断,藉以消除刘家公子的非分之想。可谓用心良苦!爱情必有排他性。宦娘深爱如春,不以良工为壑,已属难能可贵。她却以成人之美为乐事,世上哪有如此痴情女子?蒲公笔下裙钗以千百计,未有如宦娘者。

        在阶级斗争岁月,唯成分论盛行。凡是纷争,必先询问家庭出身。遇一方属地富反坏右者,不问事由,厄运尾随。《阿纤》女主角,系行贩奚山为弟三郎物色之妇,集秀美、温存、蕴藉勤俭于一身。婚后三四年,夫妇情投,奚家益富。此时奚山忽闻物议,称阿纤为鼠精所生。于是家中猜疑风起,众口纷纭。后被妇所知,不辞而别。又数春秋,家道渐贫,由是咸忆阿纤。有叔弟邂逅与兄嫂相逢。经双方说合,夫妇和好如初。年余,奚家仓廪丰盈,非常人可比。以此观之,婚嫁讲究门第贵贱,由来已久。俗语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岂非唯成分论之滥觞乎?俊贤阿纤,虽有鼠辈之嫌,比起大家闺秀,能分伯仲吗?

        我国向来以中心自居,何况在交通资讯极不发达的古代。不同文明的撞击,总会产生各种曲解与误会。蒲翁眼中的世界,知之甚少。《夜叉国》里的故事,可见一斑。泛海为商的徐某,被大风刮至夜叉国,跟牙如戟、目似灯的夜叉相遇,不同寻常的经历,敷衍了曲折繁琐的故事。在茹毛饮血的所在,他化敌为友,会见天王,娶妻生子。后携儿回故里,售珠盈兆,家产颇丰。又经一番挫折,母子重逢,夫妻晤面。一家大小皆富贵,其乐何如!争知蒲公诙谐,以一品徐夫人为靶子道:“夜叉夫人,亦所罕闻,然细想之而不罕也——家家床头,有个母夜叉在。”此语大妙,谁曰不然?

        洞庭湖上一条鼍龙受伤,小鱼咬住龙的尾巴不肯离开。龙吻张翕,似求援拯。书生明允恻隐之心萌发,敷药放生。救鱼一命,亦胜造七级浮图。不想鼍龙竟是湘君妃子化身,小鱼为王妃侍女。一年后,陈又经洞庭,大风覆舟,幸扳竹筐,转危为安。巧遇湘君妃子,以公主许之。奇人必有奇行。有陈君朋友路过洞庭,见其家富妻美。朋友回家,却又见他与客人开怀饮。《西湖主》宣扬分身有术:一半可以在家孝敬父母,教养子女;另一半与仙女吃喝玩乐,快活逍遥。有人因此大发感叹:至少可以不用像电视剧《手机》那样,疲于奔命了。可受损害的是两处女子,大男子主义昭然若揭。

       《胭脂》有别于大多《聊斋》故事。少涉鬼神,而情节离奇;不合常理,倒与幻由有关。胭脂才姿慧丽,爱慕年轻秀才鄂秋隼,闺友王氏自荐为媒。事被相好宿介得知。于深夜冒充秀才潜入胭脂屋内,欲行非礼,遭胭脂力拒。宿介夺得胭脂绣鞋,却失落于王氏门外,被无赖毛大拾得。毛大夜入胭脂家中,误进其父房内,搏斗中将老翁杀害。待东窗事发,秀才屈打成招。后经济南府复核,又将宿介拘审。宿介上书申冤,山东学使设巧计迫使真凶毛大供认。最终县令为之委禽,鄂秋隼胭脂遂结百年之好。目连白佛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故事大合传统文化心理。于是戏剧、影视相继改编,创上座率新高,为《聊斋》故事之最,也是意想之中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语乃是常理。然动态组合瞬息万变,难以逆料。平步青云,往往忘乎所以;不忘故旧,寥若晨星。《王六郎》中的许姓渔夫因饮酒酹地,所获满筐,于是与溺鬼六郎结为莫逆之交。六郎因怜悯替身——一个抱儿妇人,放弃投生机会,大得天帝赏识,封为邬镇土地神。渔夫不辞辛劳,携酒长途跋涉拜祝。六郎不便会面,托梦乡人,盛情款待老友。许某离去时,馈赠盈橐。六郎以长风送行,达十余里。从此以后,许某家庭衣食无忧,不再以捕鱼为业。坊间谚云:“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记得任教时,学生路遇乡下父亲,称之为邻居者,时有所闻。此非谚语之应验乎?

        豺狼成性,言其凶恶残暴。知恩图报怎能与此类野兽相关?读《毛大福》,一改思维定势。主人公系疡医,道遇一狼,略曳袍服,似有所求。毛氏尾随至穴。见同类病卧,顶上有巨疮,溃腐生蛆。遂拨剔净尽,敷药如法,报之以金饰。先时银商宁泰,被盗于途。见毛氏售金饰,为其所认,遂执赴公堂。后经病狼衔履告官辨别,找到真凶,冤屈得以洗雪。昔有接生婆,为母狼助产,母狼赠之以鹿肉。传说奇事自古有之。比起某些恩将仇报的人类,读者不知是何感想。善良与凶残不是难以跨越,志怪中似有转化的空间。

         欺世盗名,可以说是非理之理。和尚系梵文音译,乃寺院僧侣。秉持五蕴皆空、六尘不染的理念,遵守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食荤、不饮酒等等戒律。《金和尚》中的主人公,生平不奉一经、不持一咒,迹不履寺院,室中亦未尝蓄铙鼓之属。其人膏田千百亩,宅第数十处,房舍金碧辉煌,内寝朱帘绣幕。一声长呼,门外数十人应声如雷。出门前后数十骑,腰间弓矢相摩戛。他徒有“和尚”虚名,实则是典型的恶霸、流氓、市侩。死后出殡更显排场,舆盖仪仗数十事,马匹千百;还有方相、方弼、开路神之类,人山人海,通衢大道为之阻塞。这令笔者想起现今某些寺庙的方丈,吃喝嫖赌一齐来,哪有一点佛门弟子的气度?至于公仆老爷之辩,还是唯民是问吧。

        自古以来,做官便是发财,谁都无法与死亡相连。《考城隍》是一出恶作剧。主角宋公经受残酷的抉择。他卧病时被阎王请去应试。答题正中考官下怀,于是宋公荣任河南某地城隍,自然要与阳界了断。他顿首而泣道:“辱膺宠命,何敢多辞!但老母七旬,奉养无人。请得终其天年,唯听录用。”阎王即命长须吏查看名册,果有阳算九年。遂责令同考张生摄篆九年。棺中宋公马上苏醒,张生当即一命呜呼。九年后母亲仙逝,宋公浣濯而殁——该去接张生城隍的班了。有道是,阎王让你三更死,不敢留你到五更。然而好死不如歹活,哪怕是当了体面的城隍爷。由此看来,考城隍与考状元,真有天壤之别啊!

   幻由人生的精彩叙说,在四百九十余篇的《聊斋志异》中几乎是无所不在。笔者焉有窥一斑而知全豹之功?这位雅爱搜神、喜人谈鬼的村夫子,从青丝到白发,集腋为裘,遂以成编。竟使延续千余年的志怪传奇小说,起死回生,发扬光大。在世时,他生活困顿,无力付梓。只好藏诸名山,传之其人。他曾大为感慨:“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间乎!”去世五十年后,这朵随风荡堕的“藩溷之花”,竟散发出奇异的芬芳,倾倒了普天之下的读者,连文坛魁首也在这本“幽冥之录”面前刮目相看,赞赏备至,堪称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之巅峰。如果蒲翁地下有知,他是会捋须微笑的。


幻由人生的叙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浦京官网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